皮皮虾小说 > 未知分类 > 恐慌世界 > 第二十一章 什么都没有

第二十一章 什么都没有

    不需要任何人提醒,每个人进来后,都攥了一张咒符在手里。

    毕竟这间屋子,很可能就是恐怖之源。

    两居室的屋子,客厅还算宽敞。

    是那种比较老式的装修,红门,红地板,红家具。

    再有就是镜子比较多。

    卫生间门边的墙上,沙发后的墙上,厨房的墙上。

    大大小小的镜子,每一面都映照出他们或大或小的虚像。

    以至于,给他们一种,屋子里四面八方都有人,都有眼睛在从各个方向盯着自己的不安错觉。

    秦铭进来厨房转了转。

    厨房的餐桌上,摆放着还没收拾的餐具。

    盘子里还留着些许剩菜。

    几个饭碗,罗列在桌子上,秦铭摸了摸,甚至还有些温热。

    灶台上摆放着一个较大的菜板。

    一把豁口的菜刀,直挺挺的立在上面。

    刀柄的边缘,沾染着一些暗红色的东西。

    不确定是不是血。

    秦铭胃里有些不舒服的从厨房里出来,随后他又走去了卫生间。

    卫生间就如贺炜当时对他描述的一样。

    面积要较大多数人家的卫生间都大。

    差不多有十几个平。

    坐便器正对着门,左边是洗手台,右侧则是一个浴缸。

    秦铭特意走去那浴缸旁看了看,不过浴缸里虽然装满了水,但是里面却并没有泡着任何尸体。

    不过这并不能阻止他的思维,在这一刻模拟出,那天晚上贺炜曾在这里看到的恐怖一幕。

    秦铭从卫生间里出来,随后又进了南边的主卧。

    卧室很大,即便放着一张两米乘两米的大床,以及四个衣柜,仍剩下一定的空间。

    窗帘拉合着。

    但是床头灯却亮着。

    被子有些凌乱,有一个枕头掉在了地上。

    除此之外,则什么都没有。

    “这屋子里根本就什么东西都没有嘛。

    亏咱们还做了这么大的心理准备。”

    陈子涵和胡超这时候也从客厅里走了进来,再转了转后,便一屁股坐在了床上,随后两个人各点了一根烟,神情放松的吸了起来。

    “次卧你们去看过了没有?”

    秦铭问了二人一句。

    “空的。”

    没等他们回答,易少东这时候也走了进来,没有任何发现的摊了摊手。

    秦铭有些不信的,随后又跟着王升进去看了一眼。

    然而眼见为实,这间卧室里也没有任何,看似不和谐的存在。

    墙上贴着很多女明星的海报,书桌上,堆放着几本书。

    显然这里就是闫图的房间。

    “老秦,你说这里什么都没有,算是正常啊还是不正常啊?”

    王升有些不确定,现在这种情况对他们是好还是不好。

    “不是不正常,而是非常的不正常。”

    秦铭看了王升一眼,然后狐疑的说道:

    “厨房的餐桌上,一共摆着6只碗。

    我刚才摸了摸,剩下的菜还是热的。”

    “菜还是热的?”王升听到后,显得很是不可思议。

    “知道这能说明什么吗?”

    “什么?”

    “或许在我们进来之前,这里还有人,不,或许还有什么鬼东西存在着。

    但是,却不知道什么原因,消失了。”

    秦铭的话吓得王升背脊生寒,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好在是,身后就只有他在镜子里的虚像。

    秦铭想了想,又说道:

    “并且最糟糕的是,如果屋子里的鬼东西们不再这儿了,而我们又找不到它们的话。

    我们这次的考试,就彻底挂了。

    毕竟三天的考试时间,算上今天的话,我们已经用掉了两天。

    如果我们在这里没有收获,那么这两天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秦铭在进来这里之前想的,和进来后所看到的,可以说是完完全全的不同。

    他以为这屋子里会存在着某个恐怖的东西,更会充斥着血腥味,甚至是尸体散发出的恶臭。

    然而这些,却通通没有。

    但是绝大多数时候,不存在往往要比存在恐怖的多得多。

    尤其是当它可能以未知的方式出现时。

    闫图一家只有三个人,但是桌上的碗筷确实六个人的。

    而在盘子里装的剩菜,他刚才在里面看到了几根炸的泛黄的手指。

    所以这也不难推测出,刚才围着餐桌吃饭的绝不是人类!

    可是它们都去哪了呢?

    是真的已经不再这里了,还是说……都藏起来了。

    随时都会冒出来,然后将他们也变成,那菜盘子里装的东西。

    他不知道。

    也可以说是不确定。

    秦铭和王升从次卧出来,易少东几个人都集中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陈子涵更是将电视机给打开了,在用遥控器换着频道。

    见他出来,陈子涵则问道:

    “秦大侦探,在这里转了一圈,有什么发现吗?”

    陈子涵虽然是在问他,但是听语气却不难听出来,这分明是在讥讽。

    毕竟从考试之初,陈子涵心里面就不服他。

    总想要他自己成为那个思维上的主导者,但还偏偏不具备那份能力。

    “没有。”

    秦铭摇了摇头,倒也不多说什么。

    见秦铭没话说,陈子涵又问道:

    “可你不是说,这里就是通过这次考试的关键吗?

    怎么会没有发现呢?

    那岂不是说,我们这两天的努力都白费了?”

    “别阴阳怪气的。你牛比,你给我说出个一二三来!”

    易少东瞪了陈子涵一眼,有些不爽的说道。

    “谁阴阳怪气了,我问问还不行了。你难道不关心这件事?”

    “关心啊,不过我相信秦铭的判断。”

    易少东挺了秦铭一句,胡超看了易少东和陈子涵一眼,然后对秦铭问说:

    “咱们接下来做什么?

    这屋子里什么都没有,我们还要待在这儿吗?”

    “需要。我觉得这屋子里肯定藏着什么东西。

    只是它没有出现而已。

    毕竟我们之前所有的调查,都指向这里。

    我不信,这里真的会如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么“干净”。”

    说到这儿,秦铭特意看向陈子涵说道:

    “当然,如果有人有更好的提议,或是想要单独行动的话,我是没有意见的。

    还有一些话,我觉得也很有必要说清楚。

    那就是我们都一样,都是为了通过考试。

    我没有必要要求你们什么。

    同样,你们也没有必要听取我的提议。

    毕竟腿长在我们自己的身上,想玩哪边走,怎么走,做主的还是自己。”

    秦铭这番话说出来,顿时令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尴尬。

    因为这就像是在说他们,吃现成的还挑三拣四一样。

    尤其让陈子涵最为挂不住脸。

    但也没有说出来什么。

    秦铭提议他们先留下来,起码过去今晚再说。

    而众人那边,除了陈子涵心里面不服秦铭外,其他人倒是都信秦铭的。

    所以最后都决定,今晚他们就住在这儿。

    要是真会有什么鬼东西回来,他们就一起努力将其消灭。

    “你小子是不是又有什么发现了?”

    易少东坐在秦铭旁边,趁着众人的注意力不再这边,忙低声问了一句。

    “没什么发现。我只是觉得那些鬼东西,肯定还会回到这里。

    或者,它们根本就在这里,只是我们没有发现也说不定。

    所以我们得小心点儿,免得我们对付不成,反倒是被搞死了。”

    秦铭提醒了易少东一句,不过这货其实也不需要他提醒什么。

    因为他非常相信自己的感觉,易少东绝对没有看上去这么简单。

    尽管对方做事情有些愣头愣脑的,但都是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

    蠢是蠢了些,可并不是真的蠢。

    他以前有读过一些关于心理学的书。

    上面就有提到,人类心理的掩饰问题。

    对正常人来说,越是表现的某一方面,便越是代表,他想要掩饰相反方面的缺陷。

    比如一个人总会表现的比别人聪明,那么反过来,他就特别不想被人看成是笨蛋。

    而在心里面的表现,就是他总怀疑自己是个笨蛋。

    所以像易少东这种,总是表现的愣头愣脑,乐天派的人,心里面很可能是一个比谁都细腻,并且非常悲观的人。

    这都是很难说的。

    秦铭上学的时候,虽然不愿意学习,但是他却特别喜欢看一些书。

    像心理方面的,人体解剖方面,悬疑小说,推理小说这些。

    这或许也是他思维能力还算不错的原因。

    毕竟做任何事,追溯本质,都是一场心理的攻坚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