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信物威力

大劫仙 九玄沙 3821 字 2020-08-15 02:07:20

一道劫雷消失之后,丹药恢复了炫目的光晕,不等雷天子从惊喜中恢复过来下一道劫雷如约而至,再一次击打在五颗丹药上面。

光晕一暗,雷天子的眼神敏锐地发现只有榛子大小的丹药表面上有了痕迹,不由得心里着急:“雷劫已经把丹药造成了伤害,这样下去怎么得了?我辛辛苦苦炼成的丹药啊,难道毁在最后这一刻吗?”

就在这时,第三道劫雷猛然轰下,在眼前轰然炸响,震得雷天子耳朵嗡嗡嗡,心尖尖都跟着颤抖,吓了雷天子一跳,他心里正在为丹药感到可惜,完全没有防备雷劫的威力。

第三道劫雷过去之后,雷天子擦了把冷汗,忽然发现四周变得很静,等了一会儿,第四道劫雷竟然没有落下,他给外面的军士传音问道:“雷劫还有吗?”

雷天子坐在屋子里,看不到外面的具体情况,但是他知道四周至少有一万名军士守护。

“回大人的问话,天上的乌云已经散开了,雷劫大概不会再来了。”这位军士也觉得莫名其妙,按照道理说,一名修仙者晋级的雷劫不会只有这三道,应该至少有九道雷劫才符合常理,他们还在等待后面的雷劫。

雷天子马上传音说道:“这是丹劫,只有三道雷劫,你们各自去忙吧,没事了。”

万琼万婉姐妹从外面像是蝴蝶一样飘进来,先看看雷天子浑身上下,发现大人没有明显的伤痕,这才放心下来,然后抻着脖子看丹炉里面的丹药。

“取出来看看吧。”雷天子吩咐了一声。

高级丹药十分娇贵,不能用人的皮肤接触,修仙者只当是越高级的东西越娇嫩,雷天子却给出不同的解释:“人的皮肤上面有细菌,这些细菌也是微生物,高级丹药是一种能量物质,细菌非常喜欢吃含有高级能量的丹药,细菌吃了也会得到非常大的好处,因此,细菌沾染了丹药之后会破坏掉丹药的品质,甚至会吃掉丹药。”

他采取的办法是严格消毒处理,杀死一切细菌,丹药才能长期保存,这个办法是很多修仙者无法做到的,因为修仙界一向注重宏观领域的开发,不太注意微观领域的科学发展。

万琼取出丹药,使用的是法术包裹的方式,手掌皮肤没有接触到丹药的表面,一颗榛子一般大小的紫色丹药在她洁白如玉的手掌上滴溜溜旋转,好像是具有了灵性一样。

雷天子这才发现,引起他关注的雷劫伤痕原来是一种符号,就是地球上的闪电符号,这就如同给丹药烙印上经过了雷劫的标志一样,对于丹药的品质丝毫无损,倒像是经过了天劫的检验,成为了一种合格产品一样。

天地意志真的是好神奇,让雷天子心中惊讶不已。

万婉小心翼翼注视着仙霞丹,低声传音询问:“大人,这颗仙霞丹值得多少钱啊?”

“这是王域强者的专用丹药,有价无市,能具体卖出多少钱真的不好说,反正没有固定的价格,最低也在三百万亿仙晶以上吧,再低的价格没有人愿意出售。”

“哇,这么贵重,那么修炼到了王域强者的境界,岂不是需要很多很多的资源?”万婉暗暗咋舌。

“那当然了,这世上的人纷纷攘攘而来,熙熙攘攘而去,都是为了获得利益,没有钱的修仙者,这辈子难有寸进啊,只有努力向上,才能晋升更高的境界,但是到了高境界才会发现,一山还有一山高,修行是一辈子停不下来的奋斗。”

“大人真有学问,这席话说得精辟。”万婉从心眼里赞道。

“呵呵……你过奖了。”雷天子小心翼翼把五颗丹药装在准备好的瓷瓶里。

“大人,这个女仙子真漂亮,有真人的存在吗?”万琼指着瓷瓶上面的人物画像说道。

“当然有真人的存在,她是我的妻子江月寒。”雷天子十分骄傲地说道。

万琼撅着嘴巴说道:“我看不及琴夫人漂亮。”

雷天子马上附和道:“那当然了,咱们的琴夫人是天上地下难寻的第一美女。”他之所以这么快就附和万琼的话,是因为发现了千千琴就站在门外。

精明过人的雷天子怎么能犯那种低级的错误呢?这才立刻附和万琼的话语。

果然,千千琴听见之后,心情大爽,婷婷袅袅地走进来说道:“老公,我才不及月寒姐姐漂亮呢,将来这话传进月寒姐姐的耳朵里,那我可是百死莫赎了。”

“真的是你更漂亮。”雷天子简短地说道,他想尽快结束这种无所谓的谈论,自己的老婆哪一个更漂亮都是无所谓的,反正都是一家人。

千千琴拿着瓷瓶反反复复欣赏,说道:“老公,我也想把影像烙印在这个瓷瓶上面,可以吗?”

“这个简单,咱们让那批纸人奴仆做就好了,也不是什么技术含量高的工作,就是一个绘釉烧制的过程,温度和火候、湿度、时间都是固定不变的。”

在地球上的时候,想获得轻彩铜粉很难,那是因为地球上的资源匮乏,只有古数大陆才有轻彩铜粉,后来进入星空之后,雷天子获得的资源相当的丰富,当初烧制瓷器已经不上档次了,一直没有分出精力来做。

他深爱千千琴,当千千琴有要求之后,雷天子马上想到这件事,心里打算烧制一批瓷器出来,这种粗活使用纸人傀儡就能完成,不需要军士来做,如今的雷天子身边连固基期修仙者都很少,大部分都是引神强者、撄仙神人的境界,很多人都是真仙强者,他们没有一个人愿意做技术含量低的工作。

修仙界有一种专门用在烧制瓷器的材料,名叫仙泥釉材,比起轻彩铜粉高级无数倍,烧制出来的瓷器跟低阶法器差不多,具有一种人间难见的神仙之气。

雷天子生产瓷器绝对不是一件两件,而是至少数百万件,需要的原材料数量很多,仙器空间里面只有少量的仙泥釉材,远远不够需要的。

记得上一次逛街在剑宿门的山门之外的市场上就有仙泥釉材售卖,价格也不算太高,因为在修仙界,仙泥釉材也算是一种低级的材料,需要的人不多。

雷天子带着千千琴从仙器空间出来,外面有王域强者童方在执勤把守,防止有人偷袭仙器空间,危害到里面的每一个人。

雷天子出来之后,童方交接了任务回去修炼。

刚刚从四合大院出来,雷天子一眼就发现山脚下有一个鬼头鬼脑的人,他惊讶地说道:“唷,这不是范开吗?怎么如此的消瘦?”

他的话刚刚说完,就看见范开深情地凝望着千千琴,嘴里吟唱说道:“消瘦就是一种病,相思入骨爱深深,不见伊人身难存,千万里哀怨徘徊,只为再见你一面,三生三世轮回结。”

“有病,真是有病。”雷天子勃然大怒,心里雪亮:“这个范开爱上了千千琴,已经达到了疯狂的地步,真的是朽木不可雕也。”

雷天子可不知道千千琴给范开挖坑的事,他记得上一次看到范开还是在弃剑子的店铺里面,想不到时隔半个月,这个范开竟然还不走,都瘦的成了皮包骨头,还在做含情脉脉的样子,让人看见就觉得恶心。

范开的眼里只有千千琴一个人,将最重要的人物雷天子完全无视了,就在他正要继续跟千千琴表白的时候,心中早已不耐的千千琴一把将范开抓起来,然后封闭了范开的全身穴位经脉,扔进了法器空间。

这里发生的争斗只是一瞬间,却引起了剑宿门执法者的注意,很快就有一队数量五十名以上,境界全部在真仙境界的剑宿门门人弟子飞掠过来,排列成一个坚固无比的阵法呵问道:“这里有争斗发生,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千千琴已经有些暴走的状态,这件事她有一定的责任,心里害怕被雷天子得知真相然后在两个人之间发生误会,有点恼羞成怒。

就在这时,雷天子亮出弃剑子赠予他的那块玉牌,这是雷天子第一次使用弃剑子赠予的信物,心里还不是太托底,他根本不知道弃剑子是何许人也,对剑宿门的执法者是不是有威慑力。

没想到那块玉牌在雷天子的手里经过灵力的输入之后,发出一道璀璨的光芒,这道光芒冲天而起,渐渐凝聚成一个人的头像,正是那个丹药铺的掌柜无疑,此时的弃剑子跟在店铺里的猥琐和胆怯不同,只见他负手而立,腰身笔直,眼神带着强大的不容侵犯的威严和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

雷天子输入灵力完全是无意识的,他是一位修仙者,手掌是发出灵力最简捷最方便的器官,拿在手里的任何东西在情绪激动的时候都会按照惯性输入一些灵力,因此,那些简陋的、不属于修仙者拥有的凡物到了修仙者的手里就会弃之不用,因为凡物经不起修仙者的碰触,轻轻一碰,凡物就会变成一堆废物。

那些来自剑宿门的执法者看到了弃剑子的法相之后,立刻躬身行礼,齐声大呼:“祖师爷,请祖师爷原谅,我们退去便是了。”说完之后,也没继续追查谁是谁非,一转眼没有了踪影。

雷天子心中大喜,立刻想到:“那个弃剑子分明就是剑宿门的前辈高人,他在山门之外开一家毫不起眼的丹药铺子,分明是为了掩人耳目,难道剑宿门就是这样挑选有缘人的吗?难怪天下投奔剑宿门的修仙者有的被收进门内,有的终生进不了剑宿门,所谓的有缘,就是一种借口,剑宿门就是想挑选看得上眼的人,那些品质优秀,具有特殊技能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