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皖育警告

大劫仙 九玄沙 3226 字 2020-08-15 03:49:05

千千琴也收到一些传音,甚至有人不惜花费重金买下那块玉牌,千千琴的定力稍差一点,跟其中一些人回话,倒是没有答应他们任何条件,她越是搭理这些人,有的人越是步步紧逼,甚至开出种种条件让千千琴跟着他们走,抛弃雷天子。

这是一种很无礼的举动,千千琴渐渐有些难以应付,就传音给雷天子:“老公,很多人在骚扰我。”

“你不理会他们就是了。”雷天子轻轻挥手施展法术,在千千琴的身体之外制造一个防御罩子,别人的传音再也进不了千千琴的耳朵。

这种防雨罩千千琴也会施展,而且级别更高,但是千千琴更希望让雷天子来做,体现出一种老公对妻子的关心呵护。

雷天子就是这么宠着千千琴的。

在街上转了一圈,雷天子花了仅仅十亿仙晶就买了很多的仙泥釉材,还购买了大批的不值钱的石英、长石、高岭土等等材料,他并没有去找弃剑子,除了今天依靠玉牌解围之外,他跟弃剑子之间其实没啥特殊关系,以前也就是花钱买了一本《惊天》而已,算是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

回到仙器空间之后,雷天子就把如何烧制瓷器的过程用琉璃神识凝聚出来,复制成数十万份给那些纸人傀儡,修为到了灌婴期就能制造出一些简单的傀儡帮助修仙者倒茶、打扫卫生、看护丹炉等等这些简单的工作,随着修仙者的境界越高,制造出来的纸人傀儡能力越强大,真仙级别的修仙者还能制造出纸人傀儡协助作战,但是由于傀儡的战斗力始终比本人差一层,很多人不需要纸人傀儡来助战,他们嫌弃傀儡碍手碍脚的。

烧制瓷器分几个程序,一开始需要制坯,泥坯半干之后涂釉,那些石英、长石、高岭土就是制造色釉的原材料,最后一个程序才是煅烧、出窑。

千千琴没见过制造瓷器的过程,拉着雷天子兴致勃勃看着纸人傀儡工作,所谓的纸人傀儡不单单是身体单薄的那种,外形如何取决于主人的喜好,雷天子使用的纸人傀儡大部分都是身材妖娆的女仙子外形,干活的时候身体飘飘,长发飞舞,本身就是一种很有欣赏价值的艺术品,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乔慧茹等人闲来无事制造出来玩的,还有一部分来自于雷天战队的军士,他们拿着这种东西给雷天子,等于是送礼了,还不花费太多的钱,送礼和接受礼物的人都非常高兴、轻松没压力。

最近几十年,随着雷天战队军士的境界提高,送纸人傀儡成为一种很流行的交流方式,时间一长,雷天子手里的纸人傀儡多达数百亿之多,大部分堆放在仓库里没用。

难得雷天子和千千琴的情绪都很好,夫妻两个在一起看着纸人傀儡干活,千千琴属于外行看热闹,雷天子盯着几道重要的工序,特别是彩绘千千琴外形的那道程序,由于他不太满意,做了几次修改,直到把千千琴的精气神种种媚态表现得活灵活现,雷天子这才满意,烧制出来的千千琴像是活了一样,随时随地从瓷瓶上走下来。

千千琴惊讶于瓷器的精美绝伦,收藏了很多的瓷器,她拿来也没啥用处,就是纯粹的欣赏、把玩,雷天子又付出一些时间和精力,创造出各种各样外形的瓷器,有的高大挺拔,有的圆而墩壮,有的细细长长,有的曲折通幽,渐渐制造成了艺术品大会展的结果。

反正千千琴高兴就行,雷天子能够陪着夫人做这些看似无聊的东西,事实上也是增加夫妻感情的一种方式。

产品定型之后,千千琴也没兴趣再看了,反正烧窑的那一块地方成为一个大工地,上百万纸人傀儡来来往往干活,整个工地鸦雀无声,就连制造的过程中,由于动作整齐划一,跟产品契合度十分的紧密,极少产生碰撞的声音出来,纸人傀儡的效率比普通人高十倍不止,它们的身体里只要填充了仙晶做动力源就能一直做下去。

忙完了瓷器,千千琴才想起在自己的法器空间还有一个范开等待处理,问雷天子怎么办?

放在以前,敢冒犯大帝的人肯定是直接处死了,此时的雷天子出于综合考虑,觉得不能把范开处死,因为范开的修为境界不高,却跟很多的大势力之间有来往,而且范开依仗口才好,能说会道,蛊惑了很多的女仙子,杀了就无法挽回。

他想了想,然后想到一个绝妙的办法,利用医学技能给范开做了一个小小的手术,让他变成一种介于男性和女性之间的人,既不能欺负女仙子也不能威胁男人的那种不男不女的性别。

手术之后的范开被带到了雷天子的面前,雷天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也不是那种善恶不分的人,把你切去烦恼尘根也好修行,既然你是琴夫人抓来的,以前对琴夫人着迷,以后就跟着琴夫人吧,鞍前马后伺候着夫人,做对了是你的本分职责,做错了肯定受到惩罚,明白了吗?”

“小人明白了。”范开欲哭无泪,他知道失去的是什么,几乎是做男人的半条命,好在人还活着,雷天子没有把他一刀杀了,也算是大发慈悲。

看着满脸伤心的范开,雷天子心里一阵快意,心想:“我看颜稚如何再找范开恩恩爱爱?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我干的,一定会非常感激我的。”

在剑宿门这边一切稳定下来之后,雷天子使用雷王超脑联系上留在方亭林门派的女儿泰飘,五十年过去了,泰飘已经成为方亭林门派的内门弟子,在门派里有一些权势,加上七鹃的协助,泰飘不单单把来自犁垦星的冷血组织成员收到了麾下,还收了不少来自方格大陆的修仙者。

雷天子在八威大陆的谷阳山大四合院里面修建了一座跨星域的传送阵,跟方亭林门派连接起来,瞬间就传送到了泰飘居住的院子里,然后在泰飘的住地修建了一座来往于两地的传送阵。

这样一来,千千琴和泰飘见面了,对于这个比自己的年纪还大的女儿,千千琴很是喜欢,千千琴的岁数小,辈分却非常大,加上她毫无机心,跟任何人都处得来,在冷血组织里面也很有威望。

颜稚就这样跟范开见面了,但是范开完全不搭理颜稚,此时的范开身体残缺,而且他依旧迷恋千千琴,被千千琴的美色迷惑,天下的女仙子都不再吸引范开的注意。

伤心欲绝的颜稚跟范开大吵一架之后赌气不搭理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雷天子却躲在暗中冷笑:“如果不是因为颜稚对范开恋恋不舍,此时的范开早就做了我的刀下之鬼,让你们见一面也能断绝颜稚这傻妮子的心事,跟着范开这一类货色,迟早会受害的。”

雷天子不再搭理这件事,他把八威大陆的一些资源收下来运到方格大陆贩卖,再把方格大陆的一些特产运到八威大陆贩卖。

经手人却是七鹃和冷血领导者之一的官雨菲,由于两个人都是女仙子,倒是不太惹人注意,在一些城池中陆陆续续开设了“雷天商铺”,经销的东西包括开长元灵果和仙霞丹这一类高端的宝贝,换取雷天子需要的资源。

七鹃涉足商业之后,手里渐渐有了一些钱,引起了她的老公尚皖育的注意,尚皖育派人经过调查之后发现了雷天子的存在。

很多事情都是经不起调查的,雷天子跟七鹃之间有着十年之久的夫妻感情,尽管他们不再来往了,但是男女之间一旦有了那种层次的亲密接触,很难瞒得住身边的人,他们的关系引起了尚皖育的怀疑。

尚皖育是一位王域强者,在方亭林门派里面属于长老的地位,门下的徒子徒孙不知道有多少人,尚皖育就派人给雷天子一个警告:“马上离开方格大陆,如果再出现在方格大陆,我会亲自出手的。”

雷天子的身边有王域强者童方的保护,倒不是很惧怕尚皖育,但是按照社会关系讲,雷天子对尚皖育是有道德上的愧疚,鉴于在方格大陆没啥前途可言,雷天子果断答应尚皖育的使者:“我会离开方格大陆的,不会触犯尚大人的利益。”

七鹃得知此事之后,传信给雷天子:“需要把尚皖育拿下吗?你有心,我就全力配合你。”

“算了吧,说起来也是咱们不对在先,尚皖育修炼到王域境界很不容易,何必伤害他呢?谁的家里都有一大批人嗷嗷待哺,我反正不想在方格大陆发展了,你们安安静静做生意就好。”

雷天子离开了方格大陆,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剑宿门的山门之外,每天炼制仙霞丹,从麾下挑选了一批有炼丹天资的修仙者收为弟子,传授他们炼丹技能,日子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了。

有一天,看守大门的军士报告说:“大人,有一位自称名叫谷未的人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