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弃剑来历

大劫仙 九玄沙 3703 字 2020-08-16 01:34:32

是谷道友回来了吗?”雷天子停止手中正在炼制的一炉仙霞丹,交给身边的弟子高洁惠继续炼丹,他走出去迎接谷未,脑海里转动着念头计算了一下,距离上一次谷未离开已经十二年了,当初谷未临走的时候清清楚楚说是十年为期,不知道为什么多出两年的时间,希望这一次谷未执行的师门任务能顺利吧。

十二年没见面,谷未还是老样子没变化,眼神里多了一些沧桑成熟的气质,看到雷天子,依旧爽朗大笑,上前拉住雷天子的手臂,说道:“这一次出门差一点没回来。”

“屋里谈话。”雷天子给身边的军士传递神识信息:“封闭阵法。”

大四合院有阵法笼罩,只要关闭了阵法,外面的人很难发现里面有多少修仙者,具体在干嘛,这是一种防御措施。

雷天子拉着谷未的手在大厅里坐下,千千琴立刻端来灵果和含有灵性的肉脯,取出几坛子美酒摆上,偌大的厅堂里面只有他们三个人。

雷天子亲手递给谷未一杯酒水,说道:“此行不太顺利吗?”

谷未一口将酒水饮干,旁边的千千琴立刻上前斟满,现在的千千琴对雷天子爱的死心塌地,这个男人的身上有一股强大而神秘的气息,让人不知不觉沉迷其中。

一连饮了三杯酒,谷未才带着微微的醺意说道:“我去的地方是人族抵抗外域势力的战场,剑宿门每年至少派遣两亿修仙者进入外域战场杀敌,只有杀掉一千个外域修仙者,自己还能活着回来,才能算是完成任务,这一次遇到了不少的强劲对手,好在有雷道友赠送的磁场符箓,数十次死里逃生,这才能够活着回来。”

“是外域战场吗?”雷天子惊讶了,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看样子第二界也不太平啊,既然被称为外域,肯定不是人族的生灵。

谷未重重点了点头说道:“那些外域的修仙者介于人族和妖族之间的模样,有严格的等级之分,他们对人族残酷无情,占据了大片的空间,每年死在外域修仙者屠刀之下的人族修仙者不计其数,他们的修炼方式跟我们完全不同,最有价值的是一种‘鸿蒙神露’,这种物质属于紧俏资源,人族饮用之后,提升境界的速度快三倍,而且没有任何的隐患,我们跟外域修仙者作战也是为了夺取鸿蒙神露,他们需要人族的血液作为炼药的材料,反正就是相互厮杀,都从对方的身上取得修炼资源。”

雷天子默默点了点头,说道:“我从来没听说过外域战场,看来那个地方很神秘,不是对外开放的。”

“那当然了,现在看来还是人族占据着上风,这个任务一直被上界的大门派垄断,小家族小门派根本没有机会插进去一脚,很多的大势力虽然牺牲了门人弟子,但是取回来的鸿蒙神露也给壮大门派带来了无法估量的贡献。”

想了想,雷天子说道:“那我可以用仙霞丹换取一些鸿蒙神露吗?你在剑宿门里面属于功臣,应该有这方面的门路吧?”

“你有仙霞丹?”谷未诧异了一下,用力点点头说道:“那当然了,使用仙霞丹的确可以换取鸿蒙神露,一般来说,一颗仙霞丹可以换取一瓶鸿蒙神露,你知道的,杀死一名外域修仙者才能取得一滴鸿蒙神露,一瓶鸿蒙神露足足是一万名外域修仙者的生命换来的,十分的珍贵。”

“是这样的兑换比例吗?”雷天子拿出两颗仙霞丹递给谷未说道:“这是我炼制的仙霞丹,请你回到剑宿门换取两瓶鸿蒙神露,如果这种物质对于修炼者的确是有好处,我会考虑去外域战场亲手取得鸿蒙神露的。”

由于仙霞丹不能跟人的皮肤接触,雷天子拿出来的仙霞丹依旧用法术包裹起来,并且把一个绘有千千琴影像的精致瓷瓶送给了谷未。

拿着精美的瓷瓶,谷未笑道:“嫂子的确是人间最美丽的仙子,单单是这个影像就让很多人迷醉了。”

雷天子非常得意,说道:“那当然了,琴夫人是我的骄傲,也是我从她十二岁就开始养大的童养媳。”

千千琴娇羞地说道:“哪有你这样夸人的道理?谷道友那是跟你客气的,我真的没有那么好,老公爱我,别的女仙子也就黯然失色了。”

谷未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千千琴这才担心地说道:“老公,你真的打算去外域战场啊?很危险的,谷未还是真仙强者,都遭遇到死里逃生的经历,你才是引神强者的境界,岂不是更加的危险?”

“放心吧,我也不是鲁莽之辈,即使是去外域战场也要准备一段时间,这种事哪有说走就走的道理?”雷天子虽然是安慰了千千琴,但是心里已经打定的主意没有改变,唯一能安慰千千琴的是时间,显示出他的决心。

“常言说得好,夫唱妇随,你走的时候,记得带上我唷。”千千琴心里很生气,却没有当面表示反对,回头就给泰飘发了个消息,通知泰飘她的爸爸要去战场这件事。

谁说千千琴不聪明的?

她聪明的很,晓得关键的时候找泰飘帮忙,反正雷天子最心疼这个小女儿的,千千琴生不出女儿来,完全把泰飘当成了自己的女儿。

千千琴的本意是阻止雷天子去外域战场,没想到最积极的倒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泰飘,她早就听妈妈泰鸣说起爸爸以前征战星空的历史,泰鸣也曾亲眼看到过雷天战队大军横扫幽间星域的历史,对于雷天子十分的佩服,妈妈的思想直接影响到女儿泰飘的前程。

雷天子是泰飘最佩服的人,也是地球人所说的贴心小棉袄。

泰飘积极要求出征,却没有门路,她所在的方亭林门派只有高层听说过有外域战场,自古以来就没有人参加过外域战场的厮杀。

这种情形就是所谓的“垄断”,外域战场的参与者名单都被第二界的大势力给垄断了,小家族小门派根本没有资格参加。

这件事暂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状态,一方面是内部意见不统一,千千琴不主张去外域战场,第二点是没有门路,哪怕谷未肯帮忙,以谷未在剑宿门的地位也难以使上劲,他根本没有可能把外人带进外域战场那种地方。

根本的原因是最高领导者雷天子的修为境界太低已经限制了发展,他只是引神强者的境界,这种级别的修仙者在第二界算是最底层的修仙者,连收徒的资格都没有,在引神强者的上面还有撄仙神人、真仙、神仙、王域强者、神域强者等五个大境界的修仙者压制着。

这五个大境界很多人终身无法进入上一个大境界,有一半的修仙者终身终止在灌婴期的境界上,这些人就跟地球上的一生碌碌无为的凡人差不多,平凡到让人难以记住他的名字,在第二界,多如牛毛的灌婴期修仙者想晋升上一个大境界却苦寻无门。

比起灌婴期更高一层的引神强者,在第二界也不算什么大人物,放在另外一个人身上根本蹦跶不起来,好在雷天子的杀手锏不少,还能得到忠诚部下的帮助,在第二界找一个立足之地不成问题,去外域战场有一些困难。

好在这个比较尴尬的情形随着谷未的努力帮助打破了。

谷未先是给雷天子带来二百瓶鸿蒙神露,说是雷天子的仙霞丹质量好,有门派内的王域强者主动收购,这二百瓶鸿蒙神露也是那位强者做交易兑换的。

雷天子当然知道自己炼制的仙霞丹是啥档次,给谷未仙霞丹的时候没提起丹药的品质问题,也是对谷未的人品一种考验,没想到谷未这个人表里如一,没有借机捞取回扣,将二百瓶鸿蒙神露带了过来。

这一次,雷天子跟谷未做了长谈,说了自己想去外域战场的事情,请谷未帮忙,至于好处肯定是不会少了谷未的那一份。

听到雷天子的要求之后,谷未用怪异的眼神看着雷天子,说道:“你认识祖师弃剑子,还用来找我吗?”

“弃剑子不是丹药铺的掌柜吗?”雷天子心里一动,感觉这个弃剑子的来头不小,上一次拿出玉牌,那些执法者立刻走了。

这一次,谷未再次提起,说不定就是弃剑子的安排。

谷未缓缓说道:“弃剑子前辈在剑宿门大名鼎鼎,我们的剑宿门以修炼剑术为主,弃剑子前辈在八千年前毅然以剑术第一的成绩放弃了剑术的修炼,转向炼丹术,因此取名‘弃剑子’,虽然这些年来前辈的炼丹术一直没有取得傲人的成就,但是他能晋升到神域强者的境界,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什么?弃剑子前辈是神域强者?”雷天子大吃一惊,在他看来,丹药铺里面的那个老者也就是灌婴期的境界,他不由得使劲拍了拍额头,心里懊悔不已,如果知道弃剑子是神域境界的强者,雷天子肯定准备八百种礼物登门拜师,绝对不会错过机会的,有一位神域强者做师父,尽管可以在上界横着走了,根本没有人敢管他。

“你不知道吗?”谷未看雷天子的眼神更加怪异,他根本不知道雷天子如何获得弃剑子的青睐,把代表着弃剑子身份的玉牌赏赐给了雷天子这样的一个糊涂蛋。

“如果不是当面听你说的话,我还真的不知道弃剑子前辈有那么光辉的一段经历。”雷天子的眼珠子乱转,心里面暗暗打着主意:“如果能抱上弃剑子的大腿,一切困难都可以打破了,好在我还有一招绝技,回头就找弃剑子谈一谈。”

谷未苦苦一笑,摇摇头说道:“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些了,有很多事需要积极去争取,不能总是等着天上掉馅饼下来。”

“谢谢你,我明白了,真的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雷天子把一瓶鸿蒙神露递给谷未,说道:“这是给你的谢礼。”

谷未也没推辞,他也需要鸿蒙神露来修炼,争取尽快提高境界,在修仙界,境界提高就等于掌握了免死金牌一样,只要有了机会,没有人故作清高不需要高级的神药资源。

推荐:巫医觉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