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顾凡

还说你不是邪神 役满 4036 字 2020-08-25 10:26:22

东胜国。

安宁市,市人民医院。

理发店和医院一样,每到周末就得排队等待。而医院更甚,到了周末足以称的上人满为患。

挂号的挂号,排队的排队,等待的等待,拿药的拿药。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负能量的情绪。

顾凡坐在位置上,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此时他英俊的脸上,带着青白,眼袋浮肿带着较浓的黑眼圈,好似黑色卧蚕。

手掌抵着脑袋,将头发揉的凌乱,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很久了。顾凡也顾不得自己的仪表,眼底深处带着浮躁和痛苦。

一个月前,他的脑袋开始逐渐疼痛,他还以为是他日常熬夜造成的。找药店的人咨询了一下,拿了点药,吃了后好了点。

结果半个月前又开始复发了,这次脑袋不像之前的阵痛感,而是有一种刺痛感。

这种刺痛感,间隔时间约一分钟。

结果这两天,逐渐变成了每秒一次,就好像他的脑袋内部有一部时钟,一秒一秒的走动着。

而且每天晚上入睡后,他恍惚间都能听到滴答滴答的秒表走动的声音。

实在忍受不了的他,自然选择来医院看一看。

“你好,请问你是顾凡吗?”

就在顾凡要喝口水的时候,旁边传来一声软软的声音。

顾凡抬头一看,是穿着粉白色制服的护士,身材娇小,脸蛋可爱。瞥了眼对方的胸牌,姓李。

“我是。”

因为脑袋时不时传来的痛感,被折磨的不轻的顾凡,声音带着沙哑。

“顾先生到你了,跟我来吧。”

看着微笑的李护士,顾凡拿起自己的挂号单,是十五号。

再看自己挂的神经内科,电子屏幕上显示的也是十五号,顾凡没有多想,在李护士的带领下,跟了上去。

一边走着,顾凡心里的压力也有点大,这个压力自然是经济上带来的压力。

他从小在福利院长大,好不容易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结果大学毕业后,还未工作几个月,就遇到这种事。

没有家庭的他,自然也没有家里给予的经济帮助。

一切都得靠自己。

而身体疾病,小病还好。大病的话,就是吞金兽。对他这种刚毕业没多久的普通人来讲,很可能会被压垮。

思考的时候,顾凡感受到自己碰撞到了什么。

反应过来的他,刚想道歉,结果话到了嘴边,便听到前面传来一道恶劣的骂骂咧咧的声音,“傻逼东西找死啊!?你他吗的走路不看路吗?眼睛不好就他吗的去捐给有需要的人。”

顾凡抬眼一瞧,面前是脸上带着淡淡刀疤的壮硕青年。一大堆污秽的词从对方口中蹦出。

道歉的话语收回,顾凡慢吞吞的从口袋掏出一把弹簧刀,向前推动,冰冷的刀身弹出,他看着眼前的刀疤脸,微微一笑,“要不要给你削个苹果?”

“兄弟,冷静冷静!”刀疤脸旁边的一位中年人连忙上前拉住顾凡,“我这朋友脑子有点问题,你也不要冲动,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向他替你道歉,实在对不起。”

这时候刀疤脸也突然不吭声了,显然被顾凡果断拿刀的动作吓到了。只不过让他开口服软,还是做不到。

“干吗呢干吗呢?”前面的李护士显然也被惊到了,她上前将顾凡护在身后,俏脸带寒,看向面前这两人,“是不是要医闹,我可告诉你们,这里到处都是监控,你们别想闹事,到时候发到网上去,让你们上头条。”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中年男人点头哈腰,一脸抱歉,很快将刀疤脸直接拉走。

离的远了,顾凡还能看到那中年男子一巴掌直接拍在刀疤脸的头上,“你他娘的是不是有病…”

“你没事吧。”

“没事。”顾凡笑了笑,见眼前的李护士看着自己手中的刀欲言又止,眼神还有点畏惧和害怕,他直接收回刀身,扔给对方,“这刀真的是用来削苹果的。”

接过弹簧刀,李护士松了口气,听到声音,她撇了撇嘴。

不过想到刚刚那两人,她也吐槽道,“最近有个人,刚出狱就被车撞了,感觉这两人就是来看望那人的。真是物以类聚,素质真差。”

顾凡没有多说什么,他揉了揉脑袋,表示自己有点头疼。

见此,李护士很快将顾凡带到神经内科。

进入室内后,顾凡看到一位中年医生,长相斯文,带着眼镜,胸前挂着牌子,稍微看了一眼,知道对方姓林。

见顾凡进来后,医生面容带笑,看起来很面善,他轻声道,“顾凡?”

“是。”

“坐。”接过顾凡的病历本,林医生没有废话,直接进入主题,“顾先生,你先把你的情况稍微说一下。”

“大概一个月左右吧…”

顾凡稍微回想一下,便将情况稍微复述了一遍。

“除了从阵痛变成刺疼之外,身体还有什么不适吗?”

“精神很疲惫,身体也有些不舒服,不过我想这些都是头疼带来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