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自取其辱

我怎么又帅了 刘少冲 2323 字 2020-09-18 11:26:24

女孩子,有了得意的事情,就总喜欢炫耀一下,邱小七也不例外。

自从今年五一认识白纯后,她就不止一次开心地晒自己和白纯的合影,都市的生活太过孤独冷漠,每次和白纯聊天开黑合影,就觉得很安心,一开始就知道白纯有家室,就绝了许多不该有的心思,把白纯当成个心理依托的偶像,反而心里轻松,不像其他白纯认识的女孩,想这想那的。

因此,在电影看完半场,暂停播放,供影客去厕所的时间,邱小七激荡的心情难以压抑,眼睛一转,就从相册里找到个存的白纯剧照,P了一段文字,发到了朋友圈。

“好想我的小七小可爱啊~~”

照片,是宣传短片的一个截图,白纯正坐在客栈中间吃饭,身后正反两派虎视眈眈,他却在那托着桌面,若有所思的样子,配上这样的文字,一看就是假的。

但无奈,女孩子的心思,似乎永远都不可捉摸,邱小七做完这一切,心里就莫名开心起来,嘿嘿一笑,给白纯发了个微信:

“哥,拍得真好,加油!”

……

中场休息时间,闻季同样安静坐在影座上,只是脸色难看无比。

待中场休息时间过去,下半集继续播放,闻季的脸色,就更是难看,热血上头,涨得脸色都有些发紫。

下半段的剧情,却是白纯彻底走进了两拨人马的对立面。

周淮安的“为忠良效死”他不认同,东厂的皇权至上他也不认同,虽然因为先前的原因,暂护着两个孩童的性命,但这终究只是暂时。

很快,周淮安为了救这么一对“忠良之后”,不惜牺牲同伴,最后甚至要火烧客栈乱中取利,殃及无辜,就彻底惹怒了白纯;

与此同时,东厂拿下店主仆役,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走一个,要杀尽所有人,来逼出其中的正道人士,也让白纯怒上眉山。

就在双方都在一边以什么“大义”、“皇权”来争取白纯援手,又一边或虚伪、或直接地草菅人命时,白纯挥戟出手,竟是将两股人马,都视之为敌,生生以一人之力,连杀“正反”两反数名高手。

客栈一场血战,正正构成所谓的“大结局”,原本以“朝庭高手”出现的白纯,终究寻到了自己的路,一如周淮安初时所说:天理公道,自在己心!

既然双方都是敌非友,那就战吧!

黄泉在罗喉假死之后,失了信念寄托,护着一个孩童,杀透重围时,曾有一句旁白:战吧战吧,战斗是生存唯一的价值。

白纯饰演的这个燕横,这时就有些这样的感觉,变得复又冷酷无情,和传统意义上的侠客,截然不同。

电影最后,周淮安一行人被白纯杀了,东厂的几个高手也被白纯杀了,只留下女主角带着那一对孩童离开隐居,剩余几个东厂人马趁乱逃走,白纯也没有追。

他只是将客栈几名无辜之人的尸体埋了,将自己的重戟扔进了河里,与过去的自己,彻底告别。

周淮安说得没错,这个世界,确实需要侠义。

只是,需要的是锄强扶弱的侠义之道,而不是朝庭、官宦、豪强、文人眼中的“侠”。

昔日练戟,是因为想匡扶江山,为一家一姓征战天下。

如今弃官为侠,却是用不到戟了,只需要一柄淑世之剑就好了……

电影,就在白纯将一柄剑束在腰间,踏竹穿河渡水而去中结束,也预示了一段新的开始。

最后的几个快速剪辑镜头,是白纯被官兵、江湖人士包围围杀的场面,正是《剑踪》后续的剧情,设定好的《剑踪2》的故事。

……

世上有一种人,心安理得地坑了别人,别人没被坑死,就心里难受得要死。

闻季看完电影,就是这种感觉,恨不得白纯立刻去死,自己也不用像现在这样烦闷。

电影很好,或者说,比闻季所见的任何一部武侠片,在武戏设计上,都要好上一两个层次。

剧情更不用说,“搭救忠良之后”的套路,早已经被武侠片玩烂了,以前还好用,但随着现在的年青人越来越不好糊弄,除了岳飞那类毫无争议的民族英雄,随便编个“杨宇轩”已经越来越显得可笑了。

《剑踪》的主线,算是摒弃了这一套路,白纯饰演的燕横最后连着东厂,带着周淮安一块杀的剧情,可以说是武侠片难得的创新,即使不能服众,也会是一个争议点,给这部剧,带来源源不断的争论。

是的,争论。

一些想要宣示自己存在感的所谓“砖家学者”,再不要脸十倍的话都能说得出口,《剑踪》抛弃传统主流侠义观的剧情,自然会招来一大堆借机发挥的垃圾,或许在电影上映的时间里,这样的批评、“痛骂”声会不绝于耳。

但这根本算不得什么,这些货色虽然有些社会地位,但早就不复旧时候文人的社会主导地位,全当他们不存在就行了。

剧情、文戏,还不是闻季最在意的,最让他在意的,是整部电影这样的架构下,紧凑的武戏剧情,120分钟的电影,几乎有60分钟都在干架,全方位地展现出戟这种长兵器的可怕之处,成为武侠电影史里,无法被遗忘的存在。

一部武侠电影,文戏、侠义精神固然能人让记忆深刻,但除非是那种顶级神片,否则观众愿意看第二遍的原因,十有八九还是要落在武戏上的,《剑踪》这么良心的武戏,再加上国内武侠同行的衬托,那就是实打实的好评与二刷率啊!

想到这里,闻季只觉得想要吐血。

自己拍《叛影2》,想摆脱白纯的影响,打压白纯,结果狗尾续貂,扑了街。

偏偏,白纯这边,先是《悠长假期》、再是《剑踪》,俱都是质量成绩一流的佳作,白纯的势头再也难以阻挡,自己先前“打压”的姿态,在圈里直接成了笑柄!

更不要说原本该掌握在自己手上的白纯,彻底走远,作品的口碑与成绩,俱都与自己无关,反而成为自己的麻烦!

脸色变幻,闻季思索了许久,这才深吸一口气,脸上挤出些笑容,自言自语练习了下示好语气,拨向了白纯电话。

没想到……

才仅两三秒,闻季脸上的笑容就变得僵硬,不可置信地看了看手机界面,气得肺都炸了,直接把手机摔在了地上:

“上次电话过后,竟然还没把我手机号从黑名单里拉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