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0、终见光明(大结局下)

第一序列 会说话的肘子 9656 字 2020-08-17 06:24:56

从朝霞到日暮,许多人在这一天里,仿佛过完了自己的一生。

或许就连张景林都没有想到,那个曾经蹲在学堂墙头上偷偷听课、不舍得给学费的学生,竟然会有今天这般成就。

二十七万英灵大军,就像是神兵天将一样突然出现。

张景林亲眼见证了任小粟的成长,对方从一个只想小富即安的流民,终于长成了西北的参天大树,庇护着这里的一切。

这成长并不是偶然,张景林甚至了解任小粟每一个转变的节点。

他看着那些身上带有光芒的人,一点点影响着对方,直至对方身上的灰尘退去,也显露出自己身上的光芒来。

远方的人工智能大军滚滚而来,军团的两翼合围之势,像是要将金色的光芒完全吞噬。

而任小粟带着金色洪流像是一柄金色长剑一般,打算直直切入敌军阵型之中。

英灵在任小粟身后调侃道:“你小子这么冲,万一死了怎么办,咦,你要是死了,我们是不是就灭了?”

这个问题问到了点上,这也是任小粟和罗岚之前不想召唤英灵的原因之一。

他们在战争中随时都有可能死亡,枪炮是不长眼睛的,有可能某一发流弹打在脑门上,饶是任小粟这种超凡者也一样会死。

战争里,死亡不会跟任何人打招呼,或许你上一秒还在吃饭,下一秒就被炸死了。

一旦宿主死亡,那么一切追随宿主的英灵,自然也全都消散,不会再有未来。

李司令在任小粟身后见他沉默,便牙疼道:“草,还真是这样?你怎么能这么坑啊!”

任小粟低声道:“我比你大好几十岁呢,你给我说话客气点。”

李司令都给气笑了:“你特么给我们等着,等这场仗打完了咱爷们再跟你算账,到时候二十多万人打你一个,嘿嘿嘿嘿。”

另一个英灵应和道:“咱西北可没有单挑的习惯,打架向来都是群殴的。”

这下,轮到任小粟牙疼了。

不过,似乎谁都没有把这一切放在心上,他们既然出现在这里,便无怨无悔。

“准备好了吗,”任小粟问道。

“准备好了!”

刹那间,第一集团的将士们回身默默的看着金色洪流与敌军撞在一起,金色与土黄色形成界限分明的厮杀边界。

他们感受着内心里的异样,像是某种最原始的血性被突然唤醒了。

那是他们最渴望的战斗,彼此同生共死,只需要跟随这最前面那个人的脚步,哪怕刀山火海也愿意去。

心里的火焰开始燃烧起来,血液滚烫着沸腾着,大家像是突然回到了参军入伍宣誓的那个午后。

大家站在西北军的军旗下面握紧右拳,然后怀着最单纯的梦想,被新兵连给练的死去活来。

可是,那些曾与自己一起宣誓的人,好多都不在了。

是啊,战友们都不在了,那自己还有什么可失去的呢?

众人面面相觑着,大忽悠突然嘿嘿笑了起来:“这还等什么呢,一起杀回去吧,西北军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说着,大忽悠竟是不顾军令,直接返身追随着金色洪流狂奔起来。

张小满看着大忽悠的背影,突然感觉这大忽悠像是年轻了几岁似的。

“第六野战师的兄弟们跟我走,少帅都特么没撤,咱们撤个鬼啊!”

有人带头,便有人加入。

P5092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突然拔出了自己的配枪。

王蕴诧异道:“这时候你不该冷静的劝大家继续撤离吗?”

P5092遥遥指着任小粟的背影问道:“你让我还怎么冷静?我冷静不了!”

王蕴哈哈大笑起来:“我特么也是啊!”

第一集团的战士一个接一个返身重回战场,为了西北,为了理想,为了身后的西北百姓,为了一切可能存在的希望!

张景林突然笑了起来:“领袖是什么?领袖的魅力,就是让大家心甘情愿的追随他一起慨然赴死啊。负责运送伤员的继续撤离,其他人,跟随任小粟一起打场漂亮的自卫反击战。按照庆缜约定的时间就剩1个小时了,我还真不信我们坚持不到那个时候。”

张景林这位读书人的血性也被激了起来:“你们放心,如果你们受伤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背也把你们背回178要塞去。”

王封元有点牙疼:“司令你怎么咒人呢。”

这第一集团军8万将士突然不再撤退,而是追随在金色洪流杀入敌阵之中,这便是人类的骄傲。

倒计时1小时。

所有人都不在克制自己的愤怒与绝望。

那绝望的情绪在金色光芒中转变成无边的力量。

这是人类文明与人工智能的最终之战,任小粟带着老许奋勇冲杀在金色洪流的最前方。

坦克车尝试着以炮弹来轰击他,可是任小粟在荒野上迅疾如猎豹般以曲折路线前进。

他身后的英灵就倒霉了,一枚炮弹能把两三个英灵炸上天去,那些英灵怒骂着任小粟不厚道,然后拍拍屁股起来继续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