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画风清奇的地方

黎明之剑 远瞳 4845 字 2020-11-27 08:25:24

最新网址:www.botaodz.com

贝尔塞提娅站在那道看似淡薄的能量护盾前,突然发现自己仿佛回到了许多许多年前,回到了她第一次坐上统御之座,第一次用神经系统连接上群星圣殿的AI集群,聆听着那些吵杂混乱,超出普通人理解极限的机器之魂在自己头脑中骤然炸裂的时刻,那是同样的茫然无措,仿佛长久以来建立的自信突然动摇,眼前只剩下无法预知的未来。

她记得自己当时在统御之座上直接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在和那些远古AI的谈判、学习、适应中沉沦了数个小时之久,尽管后来记录官们表示她已经是历代以来表现最好的“统御者”,但她至今仍不愿回忆那种完全无法掌控自身的状态。

贝尔塞提娅摇了摇头,将那些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回忆和杂念驱逐出脑海,同时迈步向前走去,跨过了那道薄薄的能量护盾,无边无际、黑暗沉沦的幽影界扑面而来。

这是一个……感知异常的世界。

白银精灵敏锐的感知系统立刻做出判断,贝尔塞提娅下意识地抽抽鼻子,一种“空洞的气息”让她皱起眉头,她脚踏实地地踩在坚硬的地面上,感受着不大不小的重力,不冷不热的温度,在一片黑暗中清晰地看着身边的每一丝细节,自己所接触到的一切看上去都没有任何问题,然而仔细感受之后,贝尔塞提娅却从这个被称作“幽影界”的地方感觉到了无比巨大的……空洞,她所熟悉的、来自物质世界的有序法则在这里发生了某种改变,但具体是什么样的改变……她却说不清楚。

在这之后,这位白银女皇才开始注意到幽影界荒芜混沌的环境,以及远方大地那怪异的、支离破碎的状态。

“这真是个……凄凉的地方,”她忍不住说道,“我们的神明就住在这里?”

“说‘住’其实不太合适,但也只能如此认为,”高文在她旁边说道,同时从身后轻轻推了她一下,“向前走吧——反神性屏障已经全功率运转,你在这里不必担心受到神明的精神污染。不过我们还是不能停留太久,这套系统目前还在测试期,后台的伺服器只能稳定运行一段时间。”

贝尔塞提娅意识到这场会面背后恐怕有无数人、无数设备在同时付出努力,这里的尖端技术背后是大量人力物力的投入,她立刻点了点头,随后与高文一同向前走去。

那如小山般升腾起来的圣洁光辉越来越近?贝尔塞提娅感觉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起来?她终于开始从那光辉中看到某些细节——那个巨大的身影,那些纵横交错的、仿佛残骸一样的东西?大量设置在周围的魔导装置……她终于走到了一个足够的位置?并在这里站定,仰望着那圣洁辉煌的身影。

纯白的巨鹿?俯卧在支离破碎的大地上,如所有的神圣典籍所描绘的那般动人心魄?美丽庄严?然而和神圣典籍上不同之处在于,这里并没有一株被称作“轮回”的参天巨树,没有被称作“生命”的城和被称作“死亡”的大坟墓——自然之神的周围只有无数触目惊心的残骸,那些扭曲的合金与水晶甚至穿透了巨鹿的躯干?如一枚枚巨大的钉子般将这个神圣强大的生物死死地钉在地上?看上去甚至令人心惊胆战。

贝尔塞提娅瞬间瞪大了眼睛,意料之外的场景让她倒吸一口冷气,她曾无数次想象过自然之神会以怎样的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但她从未想过会是这样的场面,她下意识地向前迈了半步?但在她开口之前,那圣洁的巨鹿突然睁开了眼睛?比世间任何宝石都要剔透的眼睛散发着柔和的白光,让贝尔塞提娅所有的动作和声音都停滞下来。

“你好?小家伙,”阿莫恩的声音凭空响起?甚至仿佛是在脑海中直接响起?“欢迎来到我的小院。”

贝尔塞提娅张了张嘴?她感到高文的手轻轻拍在自己肩膀上,这个小小的动作让她有些卡壳的神经恢复运转,言语也终于说出口来:“你……您是自然之神么?”

糟糕透顶的开场白——之前好几天打的腹稿做的准备全都白做了。

话刚出口,白银女皇便发自肺腑地懊恼起来,她曾想象过自己会以怎样从容不迫的方式来进行这第一次“人神交谈”,到头来却差点搞砸局面,这样的开场白完全不符合她的预期,甚至显得有些愚蠢,但不知为何,她却觉得眼前圣洁的巨鹿在自己开口之后微笑了起来。

这实际上是不可能的——那巨鹿除了张开眼睛之外其实没有任何别的动作,也没有表情的变化,微笑无从谈起,可贝尔塞提娅就是有这样一种感觉,她觉得自己看到了对方的微笑。

阿莫恩确实是微笑着,笑意藏在心底,他能看出这位女皇有些失措,但这在他意料之内——并不是每个人都是高文·塞西尔或古代忤逆者,普通凡人第一次来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能保持站立其实就已经是个奇迹了,这种冲击与精神污染无关,自然也无法被“反神性屏障”屏蔽。

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贝尔塞提娅是一个白银精灵,尽管她自身可能已经摆脱了对自然之神的信仰,但施加在种族身上的烙印却还没有完全消散,作为寿命悠长的精灵,这种烙印对她的影响远甚于同样会受心灵钢印束缚的人类,而这种自内而外的影响……也是无法被反神性屏障抵消掉的。

“别紧张,”阿莫恩的声音再次响起,愈发温和,“试着放松自己,不要再考虑自己的身份和我的身份……做一个普通的客人吧,这样我们才能好好谈谈。”

贝尔塞提娅终于感觉自己的状态好转了一些,仿佛随着时间推移和这两句简单的交谈,她的灵魂已经渐渐“适应”了某种“压力”,她深吸口气,感受着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平缓,随后抬起头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抱歉,我有些失态。”

她话音刚落,一个温和悦耳却带着与阿莫恩一样威严神圣感的陌生女声便突然从高处传来:“其实你表现已经挺好了,比我跟阿莫恩打赌的还要好。”

贝尔塞提娅瞬间被吓了一跳,她下意识地仰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这才注意到另外一个巨大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降临在她面前,这身影如钟楼般高大,仿佛一位身穿繁复宫廷长裙的女士,其下半身却呈现出雾气般的混沌朦胧状态——这位女士正低头看着自己,其上半身呈现出清晰的女性姿态,但面容又仿佛罩着一层薄薄的面纱,只能依稀看出那面纱下有着惊人美丽的容貌,以及一双充盈着奥术光辉的眼睛。

贝尔塞提娅大吃一惊,但不知为何,在面对这位突然出现且拥有神明姿态的女士时她却没有像面对阿莫恩那样思绪混乱、灵魂动荡,她只是极为错愕,却没有影响到自己出声询问:“您……您是谁?!”

“啊,你叫我弥尔米娜就好——后面可以加上‘小姐’,”昔日的魔法女神语气中带着笑意,“你好,白银精灵的小家伙。”

“弥尔米娜?!”贝尔塞提娅怔了一下,迅速意识到了这个名字背后的身份,她震惊地看着那位呈现出神明姿态的女士,心中所想脱口而出,“魔法女神?陨落的魔法女神?!”

突然间,她想到了去年刚刚发生的事情,想到了塞西尔帝国和提丰帝国联合举办的盛大“葬礼”,在诸多凡人国度广泛传播的追悼词,那些纪念活动……她反应过来,猛然转头看向身旁,便看到了高文似笑非笑的模样。

“这部分情报会在不久之后在神权理事会的高权限文件中公开,各国主要领导人都会知道真相,”高文摊开手,“至于现阶段,保密吧。”

“所以……魔法女神其实还活着,所谓的‘陨落’只是个幌子,”贝尔塞提娅目瞪口呆,“这是为了让祂脱离神位……神权理事会的另一场实验?”

“不要忙着猜测这么多,虽然你猜的大致也不错,”弥尔米娜的声音从高空传来,打断了贝尔塞提娅的话,“那场葬礼确实是为了进一步切断我和凡人世界的联系,但整个脱离神位的行动是我自己的谋划——高文·塞西尔进行了一点小小的配合。”

贝尔塞提娅听着,慢慢点了点头,尽管她心中还充满疑惑,但也隐约想明白了许多事情。随后她又抬头看向弥尔米娜,一番犹豫之后还是忍不住问道:“那……您在这里做什么?难道说……只要是安全脱离神位的神明,都会聚集到这个地方?”

“并无这种规矩,”弥尔米娜随口说道,巨大的身躯突然降下——她的下半身云团收缩起来,整个人的姿态仿佛是蹲在了一旁,只不过她蹲下之后仍然高大到旁人必须仰望,“至于我……你不必在意,我在这里看热闹的。”

贝尔塞提娅:“……?!”

白银女皇感觉自己的脑子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在这神秘的忤逆庭院,凡人与神明的沟通现场,一位女神不请自来,就这么蹲在一旁,表示自己是来看热闹的……这种画风清奇的展开方式让贝尔塞提娅陷入了卡壳状态,其所带来的冲击甚至不亚于刚才突然直面神明,以至于连旁边的高文都突然有点担心——之前是不是应该多给贝尔塞提娅提个醒来着?

但是好在这诡异尴尬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太久,白银女皇强韧的意志很快发挥作用,硬生生遏制住了这个掉san现场。她强行把自己的注意力转回到巨鹿阿莫恩身上,深吸一口气之后说道:“我……现在应该怎么称呼您?”

她没有将对方称呼为“主”——作为名义上的德鲁伊最高女祭司,她本应该毫不犹豫地这么做的。

这一声询问,已经是在说明自己的立场。

阿莫恩对此表现出了十分的满意,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愉快:“叫我的名字就好,小家伙……贝尔塞提娅,直接叫我的名字。啊,你可以在后面加上‘先生’。”

贝尔塞提娅犹豫了一下,试探着叫道:“阿莫恩……先生?”

“嗯,非常好。”

“您看上去受了很重的伤,”贝尔塞提娅稍稍放松下来,紧接着目光便落在了那些仿佛某种酷刑刑具般的残骸上,“这些东西是……?”

“为自由而做出的探索,鲁莽之下付出的小小代价,”阿莫恩风趣地评价着自己三千年前的举动,“为了从神位上脱离出来,我去撞了点比较硬的东西……险些没有撞赢。”

“为了从神位上脱离……”贝尔塞提娅一愣,慢慢反应过来,“您说的是三千年前的白星陨落?”

“在凡人的世界,确实是这么称呼那场撞击的。”阿莫恩慢慢说道。

贝尔塞提娅眨眨眼,下意识地看向旁边高文的方向,她看到对方仍然带着那种淡淡的笑意,事不关己般站在一旁,似乎没有任何要参与过来的意愿。

就和不远处蹲下来的魔法女神一样,这位“域外游荡者”也只是“看热闹”的么?

白银女皇心中突然有所明悟——今天这场会面,自己要接触到的真相恐怕将远远超过自己所有的想象。

章节目录